久久小说下载网 > 其他小说 > 世子的调皮医妃 > 一个人被全班轮着玩小柔 - 胖胖图片可爱卡通头像
    “周则为什么会突然向胡人借兵,苍护卫应该比本王知道更多的内情吧?”周信问道。

    苍洱并不打算隐瞒,“殿下英明。数日前,胡人首领却是死于摄政王手下。”

    “你们与胡人之间有什么恩怨本王不管,本王既然无心皇位也断然不会插手此事。信我给你们放这儿了,至于往后的事情,就看你们如何解决了”,说完,周信拉着薛锦绣的手一起回了建章宫。

    宣事殿内,红玉踱着步子,义愤填膺的说道:“不行,我这就出宫去将周则这个狗贼杀了!”

    言罢,红玉提着剑就要往门外走,苍洱上前一把抱住红玉,言道:“如今连他的藏身之处我们都不知道,又上哪儿去杀了他?”

    闻言,红玉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委屈巴巴的问道:“那你说该如何?”

    苍洱看了雁儿一眼,言道:“我从西域一路赶来,早已经饿了。不知能否劳烦雁儿姑娘为我弄些饭菜来?”

    雁儿微笑着应了一声后就朝御膳房的方向走去。见她走远,红玉才问道:“你是王妃的义妹,你为何要将她支开?”

    “我在西域遇到一老翁,他与我讲过,除了同生共死过的人,有些消息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苍洱言道。

    红玉没再追问下去。她觉得,自己若总是揪着雁儿的事情,那便显得自己太过于小气。

    “对付周则,你可有良策?”红玉转移话题道。

    苍洱摇了摇头,“眼下没什么主意,但绝不能贸然行动。我猜,皇后应该不会让自己做赔本的买卖,她必然会想办法让周则回来营救她。”

    红玉点了点头。傅青满这个人他虽然不熟,但单单看她的行事风格就知道此人不像是会吃亏的人。

    “那眼下,我们该如何?”红玉问道。

    苍洱叹了口气,“也只好等着王爷醒过来再做打算了,不过——”,苍洱没再说下去。红玉瞧着他的神态便知道他想在那张纸条上做手脚。

    “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用这封信查出周则的藏身之处”,苍洱言道。

    “此话怎讲?”红玉问道。

    “此事事关重大,我们需得从长计议”,苍洱说着,叹了口气,言道:“明日,一起去看看王爷吧。”

    红玉点了点头。眼下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让苍玺赶紧醒过来更加重要了。

    子时的钟声敲响,傅瓷整整在苍玺床前守了五个时辰。季十七看着她不眠不休的在这杵着,不免有些心疼,遂而劝道:“你去躺躺休息休息吧,我在这儿守着。”

    傅瓷没说话。季十七又唤了一声,傅瓷依旧没应声。见此状况,季十七忍不住叹了口气。

    苍玺究竟哪儿好,竟然能让傅瓷这么义无反顾的付出?

    见她无动于衷,季十七只好命人端了些吃食来。傅瓷晚膳没用,想来也该饿了。

    “吃些东西吧”,季十七成了一碗粥端到了傅瓷面前,“你若是累垮了,谁来照顾他?”

    听季十七这么说,傅瓷才抬起了头,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季十七,“十七,他会有事吗?”

    “不会”,季十七轻声安慰道,“你还不相信我的医术?”

    季十七抹了把眼泪,点了点头,“我信。”

    季十七朝傅瓷笑了笑,“既然信,我们就一起等着他醒来。”

    傅瓷点了点头,季十七把手中的碗递给了傅瓷,“吃些吧。”

    傅瓷接过了季十七手中的碗,勉强喝了两口后又将碗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季十七没再劝,莫说傅瓷,就是他放在这种情境下也吃不下多少东西。

    说实话,季十七安慰傅瓷是一套,但扪心自问。他对苍玺的病情也没多大把握,此刻只希望他们能赌对!

    鸡鸣三遍,傅瓷仍旧瞪大了双眼看着苍玺。季十七则坐在一侧,倚着床头看着苍玺是否有何异样。

    “动了、他动了”,傅瓷冲着季十七喊道。

    闻声,季十七赶紧来到苍玺的床榻前给他检查。

    “如何了?”傅瓷急切的问道。

    “有救了!王爷有救了!”季十七欣喜地冲着傅瓷喊道。

    听季十七这么说,傅瓷也破涕为笑。

    “我这就去煎一副药来给他调理身子!”季十七说完后,即刻冲出了房间。

    凝辉堂外,苍洱与红玉一大早就已经站在门口,见季十七匆匆忙忙的跑出来,苍洱与红玉赶紧上前去拦,“王爷怎么样了?”

    “有救了!”季十七欣喜的冲着苍洱喊道。

    闻言,苍洱与红玉都松了一口气!

    “我现在需要给王爷煎一副药来调理他体内的余毒,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他。瓷儿在里面”,季十七言道。

    苍洱与红玉给苍玺道过谢之后迫不及待的进了房门,傅瓷在给苍玺擦拭手臂。

    “王妃”,苍洱与红玉拱手言道。

    傅瓷闻声回头,见来人是苍洱与红玉,嘴角向上扬了几分,将手里的帕子丢到水盆里后走到苍洱跟前,笔直的跪了下去。

    “主子你这是做什么?”苍洱赶紧伸手去扶。

    “你受得这一拜,若没有你,王爷此刻怕已经不在人世了”,傅瓷说着,给苍洱深深叩了一首。

    苍洱与红玉见状,赶紧扶起了傅瓷,“主子,这些都是属下该做的……”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苍玺微弱的声音唤道:“瓷儿……”

    闻声,一众人赶紧围在了苍玺的床边。

    “你感觉如何了?可有哪儿不舒服?我这就去请十七来给你瞧瞧!”傅瓷关切的说道,还不等苍玺回复,傅瓷转身就要出门。

    苍玺一把拉住了傅瓷的手,言道:“我没事,你过来让我抱抱。”

    听苍玺这么说,傅瓷再也迈不动腿。

    “你可吓死我了”,傅瓷扑在苍玺的床边边掉眼泪边说道。

    苍玺像是安抚小孩子一般,边揉着傅瓷的秀发边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傅瓷在苍玺的怀里窝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苍洱与红玉还在屋里,不好意思的理了理头发,言道:“你可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我吩咐膳房做来。”

    “是有些饿了,让他们弄些清淡的来。我与你一同吃”,苍玺说道。红玉十分有眼力劲儿的拱手言道:“属下这就差人去弄些吃食。”

    言罢,拽着苍洱就出了房间。

    傅瓷看着他们二位有些忍俊不禁。

    “你可知道我差点就失去你”,傅瓷埋怨道。

    “嗯?”

    听苍玺发问,傅瓷将那两瓶药的事情给苍玺讲了一遍。

    “本王有命活,多亏了你、十七还有苍洱。等本王病愈定然好好论功行赏”,苍玺言道。

    傅瓷趴在苍玺的胸膛上,言道:“那摄政王打算如何行赏呢?”

    苍玺笑了笑,“苍洱心心念念的是红玉那丫头,本王若是再看不出来,这主子做的也忒差劲儿了些。十七嘛,一早他就向本王讨要过宫中的《医典》,本王没舍得给他。如今,便了了他这一桩心愿。”

    “我倒是还想替十七向王爷讨个赏赐”,傅瓷言道。

    “王妃开口,本王岂有不应之理?”苍玺调笑道,说着忍不住咳了两声。

    闻声,傅瓷赶紧起身问道:“可是哪里不舒服?”

    苍玺将傅瓷再次拉进自己怀中,轻声言道:“不碍事。你还没说是什么赏赐呢。”

    “他与桂雨丫头的婚事”,傅瓷言道。

    苍玺笑了笑,“这件事情若是十七肯点头本王自然要成全的”,言罢,不等傅瓷开口,苍玺就说道:“怎么本王刚醒来,你张口闭口就是苍洱与十七?”

    瞧着苍玺这副吃醋的模样,傅瓷倒是十分欢喜,但嘴上却还是言道:你看你这人,他们二位都是你的救命恩人!”

    “你也是”,苍玺说着,在傅瓷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你还没说,要赏给我什么呢!”傅瓷言道

    “婚礼”,苍玺笑道。

    自打苍玺的体内的毒素被解后,季十七将他看的很严。这个不许、那个不许,足足让他在床上呆了半个月。

    “本王这么久没下床,这宫里又是另一番景象!”苍玺感叹道。

    傅瓷扶着苍玺,言道:“你醒来的这几日还好,那些日子,我度日如年。”

    听傅瓷这么说,苍玺将她的手抓的格外的紧。

    “你打算如何处理周则一行人?”傅瓷问道。

    苍玺笑了笑,“难得与你单独在这园子里走走,你竟还要扯上别人。”

    见苍玺这副不正经的模样,傅瓷捶了他一拳,言道:“我姐姐想给傅骞与傅青满求个情。”

    “他们两人三番四次想要你的性命,这些你都能既往不咎?”苍玺问道。他的语气很平和,一点儿都不想是能左右一国朝政的摄政王爷。

    傅瓷摇了摇头,浅笑道:“我没那么大气量,但是她毕竟是我长姐。我欠她一个你,总要全一全她的心愿。”

    尽管苍玺心中也对傅绰约有些愧疚,但是苍玺并不打算在这一桩事情上还了她的恩情,遂而将傅瓷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言道:“若是这样算,我欠寄好公主的更多,我会想办法补偿她,但绝不会让你受委屈。”

    听苍玺这么说,傅瓷的脸爬上了几朵红晕。她一向听不得什么情话,以前苍玺不经常说,现在的苍玺好像换了个人一样,好像每日里调戏她几句才开心一般。

    见傅瓷脸红,苍玺刚想一吻落在她的唇瓣上就被人打断——

    “主……主子”,苍洱有点脸红的看着苍玺,见自家主子面色带有轻微的愠色,苍洱自知搅了他的好事,遂而赶紧解释道:“属下并非有意冒犯,三殿下与锦绣郡主正在宣事殿门口等您。”

    “三殿下与锦绣?”傅瓷轻声嘟哝道。

    “即便他们不来,本王也要找他们了”,苍玺言罢,低头看着傅瓷,声音温柔的说道:“与我一起去?”

    傅瓷点了点头,与苍玺一起去宣事殿门口遇见了周信与薛锦绣。

    “进去说”,苍玺言道。

    周信笑了笑,“不必了,我与锦绣此番前来是与你们二位告辞的。”

    “告辞?”傅瓷疑惑。

    薛锦绣笑着点了点头,言道:“三殿下打算与我和爹爹一同回长清。”

    闻言,傅瓷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样子薛锦绣是熬到头了。不过,傅瓷这张嘴却不饶人的说道:“我们锦绣倾国倾城,可不能让三殿下就这么白白的娶了去!”

    听傅瓷这么说,周信哑然失笑,“王嫂说的对!我打算与锦绣同回长清,在哪儿办完了喜宴,我想带她走遍承周”,说着,周信的目光落在了薛锦绣身上。

    在周信的目光之下,薛锦绣的脸微红,嘴角透露着的尽是幸福。

    “想好了?”苍玺拍着周信的肩膀问道。

    周信点了点头,“当初,我们兄弟四个除了老四以外都盯着这个皇位。没想到,他却是因为这场皇位之争的第一个牺牲品。如今,大哥被贬为庶民,二哥逃亡在外。周信没有治国之才,自然不配掌江山。”

    苍玺何尝不清楚。周信做着一切都是为了薛锦绣。

    没想到,周氏的子孙,一个个的都随了他们的父亲,都是情种。

    “好”,苍玺拍了拍周信的肩膀。

    “王兄的登基大典,我一早已经安排下去了,还希望王兄不要推辞”,周信拱手说道。

    听他这话苍玺有些为难。他原本答应了傅瓷,日后定与她过一过布衣百姓的生活。周信突然这么说,苍玺倒是有些猝不及防。

    见苍玺久久不语,周信冲着傅瓷拱手言道:“皇嫂不会介意吧?”

    “王爷若是愿意,我定然不会反对。不过,你这声皇嫂都喊了,我想我与王爷是推卸不掉了”,傅瓷言道。

    闻言,众人皆笑。周信又给傅瓷行了个礼,“从皇兄敢造反、皇嫂敢一人面对众朝臣时,我就知道这江山定然是属于你们二位的。”

    傅瓷伸手扶起了周信,将薛锦绣的手放在了周信的手上,“锦绣是王爷的义妹,自然也就是我的妹妹。你日后若是敢欺负锦绣,我们夫妻俩定然不会饶你。”

    “听到了吗?本郡主可是有未来的皇后娘娘撑腰的!”薛锦绣俏皮的对周信说道。

    周信十分配合的说道:“是夫人!”

    这话出口,逗得苍玺与傅瓷开怀。

    “时候不早了,车马在城门外,我与锦绣就不多留了”,周信说道。

    苍玺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周信应了一声,傅瓷又与薛锦绣说了几句话,周信才带着薛锦绣离开了皇宫。

    “你愿意与我在这宫里过一世?”苍玺拉着傅瓷进了宣事殿。

    “我自然不愿意。你曾说过,帝王之爱,雨露均沾”,傅瓷故作吃醋的说道。

    “我不一样”,苍玺言道。

    傅瓷没再就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她虽然不再如先前那一阵子一样如蛇蝎一般逼着苏满霜离开自己与苍玺的世界,但说起这方面的事情上,傅瓷仍是心有芥蒂。

    “我……”,傅瓷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红玉前来禀报——

    “王爷不好了,司徒娘娘的咸福宫在半个时辰前走了水,待属下赶到时,司徒娘娘已经殁了”,红玉禀报道。

    “谁的人?”苍玺问道。

    “应该是皇后身边的陈嬷嬷”,红玉回答道,“属下已经派人去排查。”

    苍玺应了声,“务必抓到真凶。”

    红玉领命就要离开时,傅瓷突然喊住了红玉,言道:“逝者已逝,司徒妙境这一世也是可怜,命人厚葬了吧。”

    红玉领命,离开了宣事殿。

    红玉走后,傅瓷看得出苍玺的面色沉重了许多。她心里清楚,司徒妙境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周则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就是因为司徒妙境还在他们手中,有这个软肋在,周则必然不会轻举妄动。

    只是,有一点她想不明白。根据红玉的禀报,主谋多半是傅青满。然而,傅青满深知司徒妙境是周则的软肋,也清楚一旦司徒妙境死了,周则必然不会再有所顾忌。那么,傅青满为何还要这么做?

    “爷,不好了!”苍洱冲进来喊道。

    “何事?”苍玺问道。

    “就在方才,匈奴王妃送锦绣郡主回宫的路上被周则的人带走了”,苍洱禀报道。

    “什么?”傅瓷惊慌。

    “速去禀报匈奴王!”苍玺吩咐道。

    苍洱领命后即刻离开了宣事殿去了咸福宫。

    “怎么会这么巧?”傅瓷在宣事殿里边走来走去边嘟哝道。

    “司徒妙境怕不是枉死”,苍玺吩咐道,“应该是周则的人。他极有可能是算准了老三与锦绣出城的时辰,又知道寄好公主会出城去送他们二位。”


  

  

http://www.zgprzj.com/129_129351/38172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zgprzj.com
久久小说下载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zgprzj.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